中国棒球产业的希望和曙光 路旁含苞待放的花-足球大赢家

中国棒球产业的希望和曙光 路旁含苞待放的花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21 23:43

中国棒球产业的希望和曙光 路旁含苞待放的花

2018-05-21 20:30来源:互联网+体育棒球

原标题:中国棒球产业的希望和曙光 路旁含苞待放的花

互联网+体育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留言

作者 | 中石

《中国棒球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指出,到2025年我国棒球相关产品或服务的消费人口超过500万,棒球核心产业、紧密产业及相关产业总规模超过500亿元。对于现实冰冷的棒球产业来说这样的目标似乎有些高不可攀,但棒球人的努力又让它看起来并不遥远。在不久的将来,棒球产业化道路两旁将开满鲜花。

2016年日本新华侨报网撰文称,除了朝鲜“射星”、安倍修宪,恐怕就要数日本棒球选手清原和博因吸毒藏毒而被捕一事轰动日本。这位清原和博曾是日本甲子园高中棒球联赛本垒打通算最高记录保持者,该联赛是日本高中生体育爱好者们的天堂和众多未成年人享受青春、追求梦想的“圣地”。清原和博是无数日本少年的人生偶像,是一名真正的“大英雄”。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也许很难理解甲子园之于日本国民的神圣意义,但文章指出,“清原事件”沉重打击了日本国民的精神信仰。位于日本阪神的这座棒球场建成于1924年甲子年,所以被称为甲子园。不管你相信与否,事实是这座球场是日本校园棒球的圣地,是几代日本人的信仰和追求。

日本棒球选手清原和博

在这座棒球场经常能看到观众发出震耳欲聋的助威声,虽然与日本相比中国的棒球底蕴和文化还没有达到全民棒球的高度,但国内同样不乏狂热的爱好者。在5月19日北京市青少年棒球俱乐部大赛少年赛现场,一大批棒球爱好者近乎疯狂的为自己喜爱的球队呐喊助威,这一幕与甲子园何其相似。

奥运国手、资深棒球赛事评论员徐铮认为,这种热爱,是一点一点的星星之火,等到点聚成面的那天,可以燎原,“棒球热”并非不可能出现。

青少年棒球赛事

——“马会长,媒体采访环节开始了。”

——“等我把发球机架好就过去。”

这样的对话出现在北京青少年棒球俱乐部大赛现场,比赛开幕式结束后,北京多家媒体记者顺着声音找到赛事主办方、海淀区棒垒球协会会长马克,此时他正穿着西服,一个人在棒球场地中央,架起了一台棒球发球机。

海淀区棒垒球协会会长马克

“其实我特别不擅长面对镜头或者面对录音笔说话,”马克说,“我当时成立海淀区棒垒球协会,就是想搭建一个平台,做一项赛事,让孩子们有棒球比赛打,压根儿没想到能有这么多媒体关注我们。”

据马克介绍,创办过程并不容易,“协会几乎没有工作人员,我,副会长再加上秘书长,仨人再拉上自己在棒球圈里的朋友,前后准备了近七个月”。这项赛事共有10支队伍参赛,约160余名运动员,年龄最小的6周岁,最大的11周岁。

此前,北京地区青少年棒球比赛,基本是以校为单位,但很多学校没有棒球队,这些小棒球运动员又爱好棒球。马克说:“他们都在俱乐部里,各练各的,也不知道自己练得到底怎么样,也没有比赛可打,对他们来说是个遗憾。”

虽然北京地区有一定数量的青少年棒球俱乐部,马克调研后给出的数字是有将近30家,都以棒球培训为主营业务。“棒球青少年培训的市场逐年扩大,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也越来越多。”马克认为俱乐部也需要平台展示自己。

马克的无心之举,填补了市场空白。徐铮认为,海淀区棒垒球协会打造的这一赛事,填补了北京地区青少年俱乐部棒球赛事平台层面的空缺。

北京青少年棒球俱乐部大赛现场

“虽说主办方是行业协会,但我相信,这项赛事的商业价值一定会被看到,因为它提前布局,具有先发优势,同时不管是主办方还是参赛的各个球队,其背后都是‘根红苗正’的棒球人,能够保证赛事的专业度足够高。”徐铮说。

瞄准蓝海

在北京近30家俱乐部里,“众鑫朤燚”棒球俱乐部独特的名字引起了笔者注意。该俱乐部创始人黄幼涵曾在理工附中棒球队担任教练工作。虽然众鑫朤燚俱乐部刚创办一年,规模在这次参赛俱乐部中不算大,但还是参加了本次比赛。

同很多创业者一样,黄幼涵并不是纯体育人出身,他之前曾在新华社当过记者。“我还当过市场人员,也创下过上千万业绩。”但心里对棒球的难以割舍驱使他在2011年从新华社辞职,到理工附中当了一名专职棒球教练员。

北京青少年棒球俱乐部开球嘉宾与小队员合影

黄幼涵的做法在旁人看来难以理解,但他乐在其中。“当棒球教练,每天又能和自己最爱的运动朝夕相处,同时还能看到自己的小运动员一天天进步,我觉得这样的选择很值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黄幼涵发现,在训练校队时,经常看到有非校队成员趴在铁丝网上看。

“既然有这么多孩子爱好棒球,我萌生了更广范围传播棒球而不仅仅局限在校内的想法,另外,这么多孩子对棒球感兴趣,也是个商机。”于是黄幼涵开始创业。

推广棒球的初心让人感动,但创业的成功率与棒球的打击率一样,都是小概率事件。据黄幼涵透露,去年俱乐部招来了20多名小运动员,可是不足以覆盖运营成本,去年俱乐部出现了亏损。

“今年继续扩大规模吧,棒球培训没有规模难以盈利。”黄幼涵表示,棒球市场正在发展,未来还是有机会的。

当问起为什么没有盈利还愿意贴钱出来打比赛,黄幼涵表示,俱乐部的孩子平时偶尔会按照小区、学校来形成小团体,出来比赛,大家都是队友,能够拧成一股绳。

“我出来打比赛甚至都不为名次,就是想让孩子们看看棒球正规比赛是什么样的,然后在比赛中培养一下他们的意志品质和团队精神。”黄幼涵说。

棒球在日本的地位就如同乒乓球在中国,而甲子园赛事象征着日本人的精神。《环球时报》曾在《甲子园,日本拼搏精神的象征》一文中说,与现实且势利的职业运动员不同,高中生们是“单纯凭着热血和集体荣誉感在比赛”,因而甲子园又被看作是日本式“热血精神”乃至日本国民顽强精神的象征。高中生在球场上奋不顾身滑垒而浑身泥土,被淘汰后哭泣着收集“甲子园之土”,向观众告别的场景被认为是“最感动日本人的场景”。

甲子园赛事中的高中生们

“在残酷的比赛和众人瞩目中完成了自己的成人礼”,也许这正是马克举办青少年棒球赛事的意义所在,也是黄幼涵愿意贴钱让孩子们打比赛的真正原因,才是中国棒球产业的根基。

谁为棒球买单

无论是如火如荼的棒球赛事,还是方兴未艾的棒球培训市场,如果离开了愿意为棒球买单的消费者,一切都将不复存在。那么送孩子来学习打棒球的消费者愿意为棒球买单吗?

为此,笔者随机采访了几位现场观赛的学生家长。一位来自理工附小的学生家长说:“运动本来就对孩子有好处,棒球运动又非常有魅力,对孩子的情商和逆商的培养都有好处。”

据了解,这位家长也是一名棒球爱好者,“我看棒球有20多年了”,给他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队击败中华台北队的比赛。“那年北京奥运,国家队中北京队员特别多,我希望我孩子能把这种东西传承下去”。

棒球培训的“性价比”足够高也是吸引家长的一个原因。据了解,目前棒球培训费用每年约在万元左右,采访中多数家长表示可以接受。

一位来自花家地小学的学生家长说:“这个价位合理,现在很多运动项目费用都不低,而且棒球训练还需要场地器材装备等,孩子每天都去训练,我觉得值!”

在家长看来,青少年去棒球俱乐部培训,既可以让孩子收获快乐,而且孩子也可以随队出去打比赛,锻炼了自理能力,开拓了眼界和增长了见识,有利于全面发展。

“有的名牌大学为棒球特长生提供招生名额呢,比如厦门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对于如何平衡棒球训练与文化学习问题,一位家长给出了自己的观点,“第一,学习可以学一辈子,但成长只有18年时间;第二,坚强的意志品质唯有体育可以赋予孩子;第三,团队项目的组织力、执行力、协调力、是语文书里没有的,位置感、空间感是数学书里接触不到的;第四,体育里的总体统筹和有效支配恰恰是助力孩子们用心学习的加速器。”

2008年北京奥运会给中国人留下了难以磨面的印记,中国棒球队也到达了巅峰,很多人原本以为乘着奥运的东风中国棒球乃至棒球产业会迎来飞速发展。但事与愿违,随着棒球被移除奥运会大家庭,加之中国棒球运动基础薄弱,随着那座记载了美好记忆的五棵松棒球场的拆除,中国棒球不仅错失了发展的好时机而且还跌入了低谷。

棒球重新回归奥运会大家庭为中国棒球和棒球产业带来一丝曙光,希望这丝曙光能够成为始终处于不温不火、少人关心、青黄不接状态的中国棒球的指路明灯。因为中国并不缺热爱棒球的人和团体,也不缺资本和政策,我们缺的是信心。只要能够保持定力和远见,中国棒球有机会未来走得更远。

—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